当前位置:主页 > 365bet在线投注 > 正文

晋江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:红利装进农民腰包

时间:2019-07-18 15:46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shuai

核心提示

晋江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:红利装进农民腰包...

  晋江统筹协调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增强了村级集体造血功能,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。全市村均集体收入增至73.34万元,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至23773元——

  改革红利装进农民腰包

  农业农村部近日公布20个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典型单位名单,晋江榜上有名。

 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事关乡村振兴、事关农民切身利益,难点、痛点、堵点多。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,晋江采用辩证法,与新型城镇化、土地三项制度等改革任务统筹协调推进,大大增强了村级集体造血功能,有效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。改革至今,晋江全市村级集体资产增长至62.68亿元,村均集体收入增至73.34万元,村集体收入超百万元的村(社区)有56个。2018年底,全市全面消除村集体经营性收入低于5万元以下的薄弱村。2018年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773元,其中分红型财产性收入891元。

不搞“一刀切”,只要“切一刀”

  农村集体产权不明,城乡要素无法自由流动,农民进城心不顺,资本下乡心不稳。2017年6月,晋江市被确定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国家级试点后,把改革的重点放在集体资产股份量化和股份权能实现上。

  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以来的三十多年间,农村人口有增有减,有进有出,但集体资产的权属几乎未动。产权归属不清、成员界定不明、受益分配不顺……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,个个都是“硬骨头”。

  “我们改革的思路是,不搞‘一刀切’,只‘切一刀’。”晋江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李友加说。

  对改革方案的规范性,“切一刀”。从制度设计之初,晋江就引进专业律师团队全程参与,通过建立“政府、村社、专家、律师”四位一体的工作推进机制,制定出台“1 11”的规范性文件,保证改革方案的规范性和可操作性。

  对于保障群众权益这一改革前提,“切一刀”。在实施过程中,无论是清产核资、成员界定、股权配置,还是选择哪种改革形式、改革路径,都必须充分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。明确改革中涉及重要方案、关键环节,必须经过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议80%以上表决通过,并至少公示7天,无异议或者异议解决后方可实施。

  今年春节,龙湖镇铺锦村倒石埔自然村村民许书令收到了经联社发放的2000元分红。和他一样的457名村民“股东”,都领到了各自的年终红包。

  倒石埔村是个贫弱村,它的逆袭,就始自集体产权制度改革。

  2006年起,政府要建设服装产业园,村里抓住三次征迁的契机,将家庭户承包地、土地征迁补偿款都收归集体,建成了锦峰物流园出租给企业。2018年,晋江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号角吹响,村民们都举手赞成。结合这个自然村相对独立的实际村情,2018年7月18日成立了全省首家以自然村为单位的股份经济合作社。

  “明晰股权,资产合资,运营规范,纳入镇里财务监管,我们都觉得心里更有底了。”许书令说,核清经营性资产价值2740万元,配置股份7100股,占总股份的75%。集体留存的25%收益,用来为村民缴纳失地养老保险,退休的村民每人每月可领取300多元退休金,如今村里已有60多名村民享受到此待遇。

不求“齐步走”,只要“向前走”

  池店镇桥南社区是晋江新型城镇化建设的生动注脚。村转社区后,亟需新的经济载体承接原有村集体资产的管理和运营。2016年底,条件较成熟的华洲村和大洲村率先作为试点走上股份制改造之路。

  “村民一听股份制改造,就说不要拿村集体收入去炒股票。”华洲村的村主任徐丹芳记得,由于时间仓促、宣传不到位、群众不了解等原因,第一次召开全村户代表投票的大会,就因为赞成票未到80%而未能表决通过改革方案。后来,在市、镇两级领导下,华洲村成立了改革领导小组和工作组,村两委、村监督小组成员、老人会理事成员、村退职主干、村民代表、党员等20多人参与其中。随后制定改革方案、进行资格认定、民主表决等各环节,均悉心听取村民意见。2017年5月,华洲村成立了股份经济联合社。

  成员认定是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基础工作,涉及外嫁女、入赘婿和移居海外等20多种不同情况,工作繁杂琐碎。华洲村和大洲村改革几乎同时启动。在成员认定上,相邻的这两个村却采取了完全不同的“土办法”。